北方多旷野,而南方多山,山水造化横亘于天地之间,自然绝非城市人造景观可比。
山岭逶迤不知起自何地、终于何处,目光所及绿木如盖如被,绵延不绝,山里人家偶或其中。众人弃车缘溪而行,潺潺之声不绝,趋而下视,日光下波如碎玉,晶莹剔透,鱼虾皆悠游其中若无所依,一时兴起赤脚踏入水中,飒然凉意顿生,举目四顾,忽有山风由远而至,不觉全身津汗已为之而尽消矣。
溪之上游有一池,中有大鱼数头,红者如霞,青者如黛,游曳之从容,身姿宛若飘飘之仙袂,如出画中。友人偶得一龟,其壳敲击硬如岸石,铮铮然有声,始知山水所眷养者果然俱与外物不同尔,遂放生,入水即遁而去。
人之乐常有,而山溪之趣不常有,因之流连忘返,乐不思休,直至晴空之上忽现明月半弯,霞光云氤,映出漫天绯云,方知天色已近晚,众人遂缓归尔。

4 Comments

Add Yours →

发表评论